41岁练滑雪,一天摔四五十跤,陈盆滨只为一个北京冬奥梦

一个年过四十的南方人,没有任何滑雪的基础,突然下了一个决心,要苦练三年,参加北京冬奥会。你会不会以为这是痴人说梦? 一天要摔四五十跤,摔到怀疑人生 在加入国家越野滑...


一个年过四十的南方人,没有任何滑雪的基础,突然下了一个决心,要苦练三年,参加北京冬奥会。你会不会以为这是痴人说梦?

一天要摔四五十跤,摔到怀疑人生

在加入国家越野滑雪集训队前,41岁的陈盆滨从未滑过雪。一个初学滑雪的大叔,怎么可能去参加奥运会滑雪比赛?在外人眼里,这简直是异想天开。

开始时,一天要摔上四五十跤,摔到怀疑人生。为了怕伤得厉害影响训练,头部和四肢都戴上护具,保护得妥妥的,就像钢铁侠。之后随队去芬兰集训,上下午两练,每天至少四至六小时。

41岁这个年纪开始练越野滑雪,就算再努力,估计也站不上领奖台,这一点陈盆滨心里很清楚。

标志性的莫西干发型没变,但是脸颊上多了一块疤,这是一年摔打留下的最新痕迹。这只是看得见的伤,看不见的全身还有十几处。

“收入肯定会受影响,但还是很值得的,因为我有我的目标。”陈盆滨说。

家门口首次转型亮相,没想到竟然垫底

黄龙体育中心的比赛,陈盆滨参加过许多回。

这一年,陈盆滨说自己在矛盾中前进:想上雪场,又害怕上雪场。想学好技术,又害怕摔跤。自己不怕苦,不怕累,但有时摔得有点气馁,甚至想不练了打道回府。一旦练习中有了丁点进步,又会觉得莫名兴奋。

“你看我左手这个大拇指,已经摔伤了一年多。检查过骨头没问题,但到现在还是疼。还有膝盖、胳膊上也都是伤,可能以后老了生活都会受影响。这一年里受的伤,比我之前跑步跑了18年还要多。”

“在芬兰、挪威等国,那里绝大多数人都会滑雪,甚至小孩还不太会走路,已经站到了雪板上。一些业余俱乐部里的玩家,比我们国家队的选手还厉害,就像我们国家的乒乓球,民间高手遍地都是。”

这一年,除了回台州老家开人大会议请了两次假,其余时间一直在雪场上摸爬滚打。

入队时还不是雪季,陈盆滨就在平地和小坡上练轮滑起步。陈盆滨从来不是怕吃苦的人,炼狱般的连跑两天一夜他都挺过来了,但在滑雪这件事上,他承认曾经出现过内心恐惧。

“接触越野滑雪后,发现它和跑步大不同。跨界跨项选材,只是说明我的体能不错,技术方面则是一张白纸,要从头开始学。就像一辆汽车,光有发动机不行,要配上轮胎才能开起来。”

做决定是一瞬间的事,真正要驾驭滑雪板不容易,想要雪上飞就更难了。

作为南方人,陈盆滨说自己在滑雪方面没有天赋,有的只是刻苦和吃苦,多问、多学、多练、多琢磨。

17日的杭州气温最高有16℃。在人工造雪制成的雪道上,穿上雪板的陈盆滨用雪杖拼命点地滑行,尽可能想快一点,不料在快过弯时摔倒,很遗憾地没闯入正赛。

练得这么苦,老天却视而不见,比赛当天的成绩让人大失所望,也许只有他自己不意外。

一年谢绝任何商业活动,押上三年依然值得

陈盆滨用滑板尝试练习。

这一年,好容易开辟的商业市场几乎停滞,没有参加任何活动……

周六下午和周日队里安排的是休息,但他都不休息,有时自己加练。学了新动作,边练边拍视频,然后回去看录像挑刺,第二天调整动作后继续精雕细琢。

2019年岁末,浙江玉环人陈盆滨站在黄龙体育场外临时改建的室外滑雪赛道上。他的身份此时已暂别“极限跑选手”,取而代之的是“中国国家越野滑雪集训队队员”,而且是整个备战北京冬奥的第一高龄选手。2019国际雪联城市越野滑雪中国巡回赛杭州站比赛,是他闭门修炼一年以来,首次在家乡父老面前亮相。

但陈盆滨有自己的想法——我们国家的冰雪运动基础薄弱,现在有三亿人上冰雪计划,如果一个年逾四十、且从没滑过雪的南方人都能做到,其他人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?或许,这就是当初那个来自国家体育总局的邀请让他动心的真正原因。

但赛后的他也很释然:“这样的结果赛前就预料到了,毕竟我才练了一年,上雪道的时间只有短短三个月,想拿成绩是绝对不可能的,但垫底还是没想到。赛道太滑控制不住,技术上的确有很多方面有待提高。通过这两次比赛,我对赛道雪质也有了更深的体会。”

由于历史原因和客观条件所限,中国选手在这个项目上与国际顶级运动员的水平差距很大。

梦想似乎已被照亮,但现实却如同冰天雪地般严酷——他在预赛中过弯道时摔倒,连决赛门槛都没有跨进,在所有参赛选手中垫底。但走下赛场,他倔强依旧。

陈盆滨正在练的这个项目,叫越野滑雪。借助滑雪用具,运用登山、滑降、转弯、滑行等基本技术的越野滑雪起源于北欧,所以又称北欧滑雪,是世界运动史上最古老的运动项目之一,于1924年列入冬季奥运会比赛项目。

不过,陈盆滨的运动人生在2018年11月15日要重新开始书写,那天,他经过深思熟虑后正式宣布跨界跨项准备去练越野滑雪。加入中国国家越野滑雪集训队特训13个月后,这是记者第一次看到他。

“冬季运动以前基本就是黑龙江、辽宁、吉林三个省份开展,现在已有27个省市参与其中,国内这个进步本身就已巨大。我希望自己也能创造一个奇迹,通过这三年的努力,能站到2022年冬奥赛场上,从而让更多人因为我的努力关注越野滑雪,这就是我的意义。”

比赛之前胜负已知,在陈盆滨的运动人生中从未有过先例,但他依然决意押上自己宝贵的三年。这一次他更像肩负使命的拓荒者,不问期许,不计成败。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,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“澎湃新闻”APP)

“我是一个完完全全的草根,因为赶上了好时候,有了现在的改变,所以我空下来就常常琢磨,人的有生之年,能为他人和社会做一些什么?”——这样很正能量的话,从近几年陈盆滨变得逐渐有名后,记者已经不止一次听到。他朴实黝黑的脸上,有一种不容怀疑的真诚。

相关文章